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English 浙江政务服务APP 无障碍浏览 RSS帮助  邮件订阅
首页 政务公开 警务资讯 网上办事 警民互动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警务资讯 > 资讯中心 > 域外警务 保护视力色:
 
浙江警方“黑科技”:有没有吸毒,一簇头发就知晓
 来源:浙江法制报  发布时间:2018-05-11  点击数:
 
  夜已深,青田县鹤城街道某小区里,亮着灯的窗口越来越少。
  “就那家,还亮着灯的,上!”简单的号令下,鹤城派出所民警冲上了楼。
  屋内客厅里,3名年轻女子正在埋头吸食冰毒;里屋,一名男子躺在床上休息。
  4人尿检都呈阳性。3名女子被抓了现行,承认吸毒,但那名男子拒不承认自己吸毒。他与民警对坐着,一言不发。他心里明白,仅凭尿检结果,还不足以认定他吸毒。
  警方的举动让男子有些意外——民警不急不躁,只是取了一簇他的头发。
  这簇头发随即被送检。很快,检测报告出来了:男子头发内的苯丙胺类(俗称冰毒)浓度值达133.48,证实他体内含有苯丙胺类毒品残留。男子随即被行政拘留。
  这是今年3月,青田县首例通过毛发毒品鉴定办理的“零口供”吸毒案件。
  在禁毒工作中应用毛发检测吸毒新技术,是近年来浙江省公安厅禁毒总队联合有关科研单位研发取得的重要科研成果,是全省禁毒领域的一项重要科技创新,目前在全国同领域居于领先水平。
  这项让隐性吸毒人员无处遁形、给禁毒人员戴上透视镜的新技术到底有多神奇?浙江警方又是如何利用的?连日来,记者采访了禁毒专家、禁毒社工、技术专家等,解密这项“黑科技”。
  与头发对话
  5月7日,记者来到浙江迪恩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这是毛发检测吸毒这项“黑科技”起步的地方。
  2015年,省公安厅禁毒总队与浙江大学创新技术研究院、浙江迪恩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开展禁毒警务合作,成立了联合毒品实验室,创新运用分子马达检测技术,有效补充吸毒人员规避体液检测半衰期短的难题。这项技术在全国是首创的,全称叫做毛发检测初筛技术。
  穿上鞋套、实验服,洗干净手,记者跟着实验员进入实验室。
  这是一批来自余姚的检材。打开一个三角形牛皮纸袋,里面是一簇五六厘米长的黑色头发,质地软。实验员取出后,熟练地剪成二三毫米长的头发碎,并用镊子夹取5毫克放入到离心管中。
  这便完成了第一道工序,她通过传递仓将试管移交到第二间实验室。在那个房间里,实验员在离心管里添加试剂,高温水浴,然后再次添加试剂等,以此来溶解头发。
  在等待头发碎溶解的过程中,已从事生物技术二十多年的迪恩公司董事长王旻子向记者介绍,通常毒品(药物)通过吸食进入人体后,随同血液、体液参与人体的新陈代谢,3至7天后,尿液、血液、唾液就难精确检测出相关成分,而人体毛发的生长有其特殊性,是有“记忆”的,因此能够有效将吸毒追溯期延长到3至6个月,甚至更久。
  “其实,通过毛发测毒并不新鲜,在我国古代就有,现有的技术也完全能做,只是传统毛发毒品检测技术局限于个案,成本高,不利于实施大批量快速检测。但现在可以做到在40分钟内对90个样本同时检测,而且费用比传统毛发毒品检测费用低很多。”
  说话间,第二道工序完成了,实验员把离心管通过传递仓送达第三间实验室。在这里,毛发溶解液会被放入试剂盒中。约40分钟后,试剂盒被放入检测仪,显示屏上跳出的一串数值,就会说出头发主人的秘密。这些数据待整理后就会被传送回余姚。
  “我们可以根据这些数值,分析出吸毒的时间范围、吸毒的程度及吸毒的变化。”王旻子说。
  与吸毒人员对话
  5月8日,余姚市马渚镇社工小张收到了检测报告。
  看着检测报告,小张心里挺难受的,社区戒毒人员阿华还是偷偷复吸了。
  3月23日,阿华按时到小张那里进行了尿检。可是,第二周,小张左等右等不见阿华来,打电话也不接。小张找了20多天,终于找到了阿华。尿检显示正常,但责任心重的小张还是决定让阿华做一次毛发检测。检测结果令他有些无奈,他将结果告知禁毒大队后,叹了一口气。
  几乎同时,余姚市低塘街道禁毒社工茅洪淼也收到了迪恩公司发来的检测报告,他的“兄弟们”都很好,检测数值都在正常范围之内。
  他高兴地将消息发给“兄弟”小波:“你的检测结果正常。”对方很快回应:“当然!放心吧!还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老婆怀孕了。”
  茅洪淼情不自禁地笑了。
  小波曾经嗜赌如命,身为家中独子的他败光了父母准备给他结婚用的独幢小楼。老两口欲哭无泪的时候又接到了噩耗:小波因吸毒被公安机关抓获,被强制戒毒2年。小波从戒毒所出来的那天,茅洪淼去接他。小波心里感动,从此很配合茅洪淼定期做尿检和毛发检测。
  “毛发检测的推广与应用,彻底打碎了戒毒人员的侥幸心理。”余姚禁毒大队副大队长王芳敏向记者坦言,余姚市自2016年以来运用毛发毒品检测初筛技术,对社会面吸毒人员每3个月普检1次,社区戒毒社区康复人员复吸比例从起初的30%下降至现在的2%。
  王芳敏笑着说,如今圈内常听到的对话是:“现在还有没有吸?”“现在还敢吸?都做毛发检测了!”
  “有些人在省外打工的,广州、贵州、云南等,每年让他们回来做毛发检测,一个个都很自觉,有些还打飞的回来。”王芳敏说,“毛发检测的追溯期长,能够充分证明他们的‘清白’,他们也很珍惜这样的机会。”
  与未来对话
  2017年7月至10月,省禁毒办共对全省2万余名正在执行社区戒毒社区康复的对象实施毛发检测毒品初筛,疑似阳性率为12.08%,与2015年的初筛结果相比下降了14.9个百分点。
  面对这组数据,省禁毒办民警林步算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在禁毒一行前后已经做了二十多年,从奔波在缉毒一线到从事戒毒康复工作,他一直在与毒品斗争。“抓毒贩、打击毒品源,控的是卖方;管好社会面吸毒人员,控的是买方。打破买卖关系,许多问题迎刃而解。”
  2014年,浙江在全国率先制定并实施了《吸毒人员分级分类管控工作规定(试行)》,对于各级吸毒人员,戒毒社工定期找他们做尿检。“但是在实践中,有些戒毒人员‘聪明’地发现了尿样检测的‘漏洞’,于是与社工‘斗智斗勇’。”
  2015年毛发检测吸毒实验室成立。同年11月,省禁毒办对全省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对象抽样30%进行毛发毒品检测初筛(样本量3700份),从中发现日常尿检呈阴性的对象中,有27%存在吸毒嫌疑,从而提高了对吸毒人员管理的准确性与针对性,对复吸人员形成强大威慑。
  2016年3月,省公安厅对“毛发中毒品检验方法”进行立项;同年12月16日,省质监局组织召开《毛发中毒品的检验和判定方法》标准评审会;2017年2月,省质监局通过地方标准认证,并于同年3月公开发布施行。2017年11月,浙江修订了《吸毒人员分级分类管控工作规定》,将毛发毒品检测作为常态措施纳入其中。
  目前,毛发检测初筛技术已全面应用于我省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工作中。不仅如此,这项技术在其他行业内也有很好的实践。比如,2017年,浙江省安邦系统通过这项技术开展从业人员涉毒筛查共1.1万人次,清理了隐性吸毒对象,消除了安全隐患;浙江沿海地区还将毛发检测初筛技术应用于渔业从业人员检测。
  “目前,我们已经在公安系统内培养自己的毛发鉴定专家,筹建有资质的鉴定室,未来可期。”林步算说。

【打印】【关闭】
 分享到:
上一篇5·12,那些没有写进报道的人和事……献给那段岁月和所有亲历者
下一篇异军突起的“云端力量” 温州警方锻造“云上公安、在线警务”核心战斗力
相关新闻
“李天然”被注射毒品?幸亏“邪不压正”
宁波侦破一起跨省市特大贩毒案 一个手机号码牵出惊天毒网
KTV惊现2800一瓶“保时捷”饮料 慈溪警方重拳出击 揭开“第三代毒品”神秘面纱
余姚创新毛发检测技术实战应用将全省推广
余姚公安怎么做?让吸毒人员不敢、不能、不想吸食毒品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常见问题  ·联系我们  ·隐私声明  ·版权信息  ·网站管理  ·邮箱登入
Copyright 2018 宁波市公安局 NBSGAJ.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5008983号-1
宁波市公安局版权所有 浙江金网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IE7.0或以上浏览器访问达到最佳效果

浙公网安备 33020402000244号

网站标识码 3302000087

“阿拉警察”APP 宁波公安官方微信